铅笔头

一段文字
一段时光

北京的秋必定是属于大风过后的
起风的日子,雾霾散去,碧空如洗
起风的日子,轻羽飞扬,信马由缰

本打算准备明天去香山秋游的红薯,全被我吃了!
你看他,软绵绵的热乎乎的样子,光色泽就足够温暖整个凉秋,再自己裂了皮,特地漏出点肚肚给你看,岂不可爱至极?

“叶子的离去,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追求”
霜降过后,北风吹了三天三夜,终于将秋风也吹得流泪了,泪水化作冷冷秋雨,无力的叩击着深夜的窗扉……

久违的,日记。
两件十二分不开心的事和两件十分开心的事,所以今天有两分的不开心。

我是怎样被工作中的小事气死的

    我性子急,高中的时候就有室友讨论长大后的我们,给我的画面是“骑着摩托车的女人”,事实证明挺适合我。

    说说我的工作吧,第一份工作做运营,天天做报表,节奏慢,大概是受不了这种慢,辞职了,做了一个小项目,沟通对象是商家,那时候就是忙点,其他都还蛮有成就感。第二份工作的第一个阶段,也做运营,电影行业,接触对象有商家、商务、产品,跟产品的对接当然是最好的,也为现在的工作做了铺垫,跟商家也还好,毕竟是直接沟通,最难的是跟商务沟通,这也是下你在引爆的点。第二份工作的第二个阶段,也就是现在,做产品策划,对,我从运...

灵魂比双脚更渴望去跑步

    终于意识到,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样不可或缺的东西,而于我,这样东西是跑步。

    跑步最疯狂的两个阶段已经过去,第一次是大学四年,第二次是2015-2016两年时间,第三次是接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阶段以校园到社会而终止,第二次以百人百天遇见相爱的人结束,原因是百人百天另一个爱着爱我的那个人而各种尴尬,时间停止在2017年4月,决定此后再不踏入百人百天。

    百人百天毕业之后,我进入了一种无法自控的放纵状态。

2010 四川到吉林,一个人

2013 吉林到上海,一个人

2014 上海到北京,一个人

2016 北京,一个人

小金鱼缸

刚搬来这屋的时候,上一任住户留下一个小金鱼缸和一条红色小金鱼,以及过期的鱼食,还有一个矿泉水瓶栽培的三枝绿萝和四颗鹅暖石。

一条小鱼未免孤单,但我从不买鱼,所以把小金鱼缸洗干净,盛上水龙头流出来的清水,鹅暖石搓干净放在缸底,洁白的,绿萝的老根腐叶去掉,也培在小金鱼缸里好了,重新买了鱼食,但鱼食好像好会掉色,或者鱼不肯吃,我不知道,反正放两天满缸的水会有点红,然后重新清洗小金鱼缸、鹅暖石、绿萝,他们都照样活得好好的,绿萝还长出了几片新叶子。

放假了我要回家,就把小金鱼缸和它的鱼食放在了厨房公共区域,回来时,鱼活得很好,水很清澈,还多了两枝绿萝。

在生命面前,人心皆善。

从此脸色失了光彩

北京的天空怕是再也不会放晴了

换个城市会不会一样

© 铅笔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